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山东网 > 新闻 > 正文

河南信阳非金属矿区村民权益受损 谁之责?

来源:互联网 编辑:li8i9ue 时间:2020-04-24

 近日,信阳市上天梯非金属矿管理区所辖的土城街道办事处火石山村大石咀村民组的村民向媒体投诉,反映他们的权益不断被侵害,而处于又无人问津的窘境。

  村民们反映的是信阳上天梯非金属矿管理区所辖的一家珍珠岩矿。这块矿区土地使用人原属于火山石村的大石咀村民组。开采这个矿区成立公司时,该村组以土地使用权为实际出资股东入股公司,但几经周折,公司被反复重组、兼并,造成该矿每年数亿元的收入分到村民手里却是寥寥无几。为此村民组开始了长达八年的诉讼维权程序,但最后却又莫名其妙地败诉。然而,眼看着巨大的采矿利润被瓜分,村民组又不得不找媒体反映。

  记者到信阳市上天梯非金属矿管理区进行了现场调查。根据记者调查,发现确实存在着一些乱象,耐人寻味。

  乱象一:村民组的股权不明不白

  早在1997年6月,当时的信阳县政府(现在的平桥区)组建设立了河南信阳华珍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珍集团公司)。1998年5月4日,华珍集团公司与塞浦路斯希比敏海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外方)合资成立了信阳申雅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申雅公司),注册资本200万美元,其中外方以货币出资50万美元,占申雅公司25%股份;当时因中方股东华珍集团公司没有实质性资产投入,就将石咀村民组150.3亩可满足每年12万吨可开采50年约600万吨的珍珠岩矿区开采权作价150万美元作为出资,占申雅公司75%的股份。1998年获得外商投资企业批准证书。

  在这期间,1998年12月,“信阳市上天梯非金属矿管理区”成立。这个出现纠纷的转折点是在2003年3月31日,由于体制的变化,按当时国家政策要求,管理区党委研究决定,鉴于华珍集团公司没有实质性资产投入,同意由实际出资人石咀村民组13位村民自然人代表作为股东成立新公司接替华珍集团公司并代表中方股东持有申雅公司75%的股份,全部承担中方在合资公司中的责任和义务,同时享受利润分红的权利。到此为止,13位村民代表代表村组进入新成立的公司,代表合资企业的中方股东持有申雅公司75%的股份的决定,各方均无异议。

  然而,这时却出现了一个不属于该村民组村民的人姚竹青。这个人担任早已注册的“信阳市华珍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的总经理。在其操纵下(村民坚定地认为),该村组在申雅公司75%的股份被华珍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代持了。2005年6月1日,华珍集团公司、华珍矿业公司、石咀村民组三方代表签订《关于申雅公司中方股东变更的协议》。依照该协议约定,华珍集团退出申雅公司,由华珍矿业公司取而代之,石咀村民组承担继续提供采矿区150.3亩土地使用权给申雅公司经营使用等相应的义务。该组村民享受利润分红的权利。在协议上,管理区经贸局代表政府作为见证人签字并盖章;华珍集团公司代表签字盖章;华珍矿业公司代表李玉坤、余大发、王纪良签字;有参会人员姚竹青、陈天斌、王立金、王纪奎、张珠年、祝建录、周议发、余德云等在参会人员栏签字,各方一致通过协议。2005年6月2日,华珍集团公司、华珍矿业公司签订《变更补充协议》,华珍集团公司退出申雅公司。

  2005年7月7日,信阳市商务局下发(信商务资字[2005]014号)《关于信阳申雅矿业有限公司变更股权的批复》,同意申雅公司中方股东变更协议和股权变更事宜。


正在外运开采的矿石或矿土

  可是,村组村民认为明明是村组拥有的在申雅公司的75%的股份,却被姚竹青分割走了40%的股权。本来只是借用华珍矿业公司的名义入股申雅公司,却成了村组和姚竹青的共同入股。为此村民组和姚竹青曾对簿公堂,但村组在第一次胜诉之后,在二审、再审时却都以败诉而告终。这样还不算,在姚竹青作为原告的另一诉讼中,村组不但败诉,还要给姚竹青巨额的经济赔偿。

  现在的状态是,因为公司被反复重组、合并,申雅公司又被信阳市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兼并,村组村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股权在哪,看似公司一层一层的规模不断扩大,但股权却被层层稀释,不知道每年准确盈利多少,应该分红多少。只知道每年数亿元的利润,村组村民每年每人才分得一万多元的分红(该组村民不足三百人)。村组村民的说法是因为姚竹青把持着村组村民的知情权和监督权等等。

  乱象二:采矿企业和村组之间纠纷不断

  在记者为该村组反映采矿企业和村组村民之间的一些矛盾纠纷情况向管理区有关领导了解时,领导们非常一致地认为,这是采矿企业与村组之间的事,村组村民本来就属于股东,这是他们自己的事,政府部门不应介入。对于采矿企业与村组村民由于开采矿业而引发的拆迁安置、土地使用等问题,领导们也无不是这个意见。关于拆迁安置问题,村民的说法是没有安置,村民大都是自己出钱在市里买房居住,也有的在以前自家的厂房里居住。


临时住在破旧厂房里的小学生村民

  对于因为环保原因被查处被强制拆迁的村民注册的企业的厂房,政府领导也表示非常遗憾,但却是无能为力。

  乱象三:采矿区域面积到底是多少?

  记者在村民的指点下,到该村民组原地域内的申雅公司负责的一矿区的开采现场,但见被一层红色纱布覆盖着的大招牌竖立着,走近了可以看到“信阳市新材料科技股份公司”的字样。大招牌不远处即可看见一个巨大的矿坑,矿坑里、矿坑外——上层——均有数台大型机械正在忙碌地施工,有采挖的,有运输的。不说坑上部分,只说坑下部分,就不止数百亩;算上坑外,已经开挖过的部分,大概估算应该接近上千亩(估算不一定准确)。这么大的面积,是怎么也掩盖不了的。矿坑的外延,均有隐隐约约的蓝色的围墙圈着。


正在开采的大矿坑

  对于这个正在开采的矿区——坑里坑外及围起来的全部区域,村民的说法是早已超过了采矿许可的范围,扩大了不知多少倍,村民们毫不犹豫地这样说。


矿坑后面隐隐约约的蓝色围墙

  记者查阅了有关材料,材料上显示,申雅公司开采的这个矿的许可为0.0665平方公里,换算成亩数不足百亩。但实际矿坑则要大得多,再加上围墙圈起来的部分要更多。为此,记者问起管理区有关负责人,他们的说法则让人不可思议,说围墙圈起来的才是采矿许可证上的边界。现在开采的,只是许可开采的其中的一小部分。还有个情况,就是围墙之外还有大约50米的安全区,也是经过赔偿征用了的。这个说法,记者不禁感到一头雾水似地十分惊诧。但各级领导却都是绝对的口气没有错误,比如说“卫星拍片都监督着,谁也不敢犯错误啊!”等等说法。


矿坑上面也被开采过的一层

  但不管怎么说,发生在该村民组和采矿企业、姚竹青个人之间的股权纠纷以及村民反映政府部门不作为等等情况,确确实实地存在着,政府主管部门也不能说没有一点责任。用政府一位负责人的话说:在矿区,存在多方的利益纷争,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这也是矿区最不好管理的原因之一吧!

  坚持“建设绿色矿山,恢复环境保护。”“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是大趋势、大政策,是各级政府的必须一以贯之的,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能违背。但在具体工作中,还要顾及各方面——特别是普通老百姓的合法权益问题,各级政府还是要有所作为的。

  地方经济的发展,不能以损害老百姓的利益为代价。

  希望有关部门能妥善解决当地百姓反映的问题,我们将继续予以关注!

来源:http://www2.tscmjt.com/a/guonei/150946.html

上一篇:白玉兰酒店丨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02-2018 山东网 版权所有      邮箱:838869911@qq.com

Top